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快捷导航

[❀2024❤资讯] 简璎《一等联姻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4-2-21 10:00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简璎《一等联姻》
日期:2024/02/23
内容简介

本大爷产业遍三国,点石能成金,红粉知己无数,
竟甘愿卖断终身给个娇姑娘……

身为魏家商团的唯一继承人,魏露梨自认血中流着生意经,
从小为了赚钱跑遍大江南北,无人敢小瞧她这个闺秀女东家,
然而向来无往不利的她,出国经商却踢到铁板,
幸好获得纵横三国的大富商萧绵帮助,
他长得好,能力更好,
不但为她疏通边关部族,还救治因时疫受困县城的她,
两人更是联手在生意场上赚得金山一座座,
世人都说,若他们强强联姻,定是赚遍天下无敌手,
萧绵也对她有情,为她各种无偿付出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
连他难堪的身世秘密都对她开诚布公,
然而她明明想跟他厮守终身,却只能抵死拒绝他的提亲……



第一章 夷罗经商不容易

天色未明,夏氏独自一人进了女儿的房间,守门的蔽月连忙福身。「夫人这麽早过来?」

夏氏脸上心事重重。「梨儿还没醒吧?」

「奴婢没听到动静。」蔽月无声地打起帘子来,知道夏氏有话要说,便止了步,守在阁外。

寝房里格外的静,夏氏走到了床边,略有愁容的在一侧坐了下来,双唇微微翕动,欲言又止,轻轻替女儿拢了下被头,有些发怔。

魏露梨这三年都十分浅眠,尽管来人已是屏声敛气,她仍醒了。

见她睁开了眼眸,夏氏也不意外,神色忧心忡忡。

魏露梨一双明亮的黑眸瞬也不瞬的看着母亲,开口道:「不管娘亲说什麽,女儿都不会改变主意。」

夏氏叹了口气。「娘知道。」

魏露梨坐了起来,握住了夏氏的手。「女儿一向懂得照顾自己,娘亲无须担心。」

夏氏烦恼万状。「可是你祖父把那里说得如此可怖……」

魏露梨眸色淡然。「那是因为他老人家自己没成功过,便将夷罗形容成了没有三头六臂去不了的地方,我便是要证明给他老人家看,他是错的,我是对的!」

夏氏小心翼翼的说道:「其实你祖父也是担心你……」

魏露梨睫毛往上一扬,双眸澄澄如水。「我们都知道没有那回事。」

夏氏略微挣扎,但终究是放弃了。

老人家重男轻女是不争的事实,亲孙女这几年来出色的表现,外人有目共睹,但他老人家没夸过一个字,他还是打从心里瞧不起女子,甚至是鄙夷的,总说女流之辈、一介女流等等,叫人听了心里不舒坦。

「娘亲不必纠结了。」魏露梨平静地道:「等我成功从夷罗回来,祖父便没有话说了,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,与其争辩,不如化为行动。」

「娘知道你能力好,有你舅舅在你身边照看,娘也不担心,只不过,那毕竟是大燕朝的地方,你可不要太有自信而掉以轻心了,须记得胆大心细。」

夏氏殷殷叮嘱,心里头其实万般放心不下,虽然女儿不是第一回外出经商,也去过比大燕国更远的地方,但她毕竟是姑娘家呀!她会担心也是理所当然,怎麽也无法放宽心。

「娘呀,我这趟出门,多则半年,少则三、四个月才会回来,与其在这里叮咛我本来就不会大意的事,您不如去做一碗香喷喷的辣羊肉汤给我喝吧!想到要好一阵子才能再喝到娘做的辣羊肉汤,我都馋了。」魏露梨刻意撒娇。

夏氏这才作罢,她拍了拍女儿的手。「好吧,既然你想喝,娘就去给你做,出门在外一切不便,你再仔细看看,该带上的东西不要落了。」

魏露梨微笑点头。「我省得。」

夏氏一走,魏露梨便敛起了笑容,脑子里一再盘算。

在姚州的商人之中,还没有人去过夷罗,她不会等闲视之,必须做好万全准备,尤其在她祖父不以为然的态度之下,她更是要万无一失,绝不能空手而回,让人看了笑话。

她掀开锦被下榻。「蔽月!」

蔽月连忙进来。「小姐有何吩咐?」

「你跟舅舅说,把咱们现有的万用膏带上,有多少带多少。」

万用膏是他们自家药堂钻研出来的,里头有老大夫的智慧,不管蚊虫叮咬或止血化瘀都有效果,价格实惠,她打算在人生地不熟的夷罗,用略施小惠来打交道。

蔽月去传话,铜雀进来伺候洗漱,给主子梳头,忍不住絮絮叨叨的说道:「小姐又要出门开眼界了,奴婢好生羡慕呀!奴婢这辈子除了姚州城,哪里都没去过。」

魏露梨看着镜中的自己,色若朝霞,这副好皮相倒是帮了她不少忙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花貌雪肤,人家乐意与她套近乎。

「我不在府里不是挺好,这几个月你们可以偷偷懒,想睡多晚便睡多晚,也没人拘着。」魏露梨笑了笑。

她外出经商从来不带贴身丫鬟,就怕出了意外,连累了她们。

「这倒是。」这一点好处,铜雀也老实承认。

在魏家,当家的还是老太爷,但老太爷并不会管到她们东苑来,所以主子不在时,她们是挺自由自在的。

饭堂,魏家的老太爷魏昌檀已经在座,对於孙女比他晚到,他是有点不悦的,而屋里伺候用饭的丫鬟婆子们则是大气不敢喘一声,夏氏也是一样,在脾气不佳的魏昌檀面前,她一向低眉敛眼,不敢与之对视。

魏露梨倒是面不改色,她对魏昌檀微一施礼。「孙女来晚了。」

魏昌檀颇有微词的瞪视着她。「知道就好,叫长辈等你,成何体统?」

魏露梨迳自坐了下来,看到面前摆着一碗热腾腾的辣羊肉汤,她朝夏氏笑了笑,正想要开动时,魏昌檀的声音便不阴不阳的传来——

「丫头,不要说我没事先告诫你,那些个夷罗人可不是好惹的,你想跟他们打交道,没那麽简单,若是你想仗着魏家这个名号更是大错特错,那里根本没人知道魏家是个什麽东西。」

魏露梨坦然的直视着魏昌檀,心平气和的说道:「实际情况,去了才知道,孙女现在也不敢自夸能做得多好,只有心存善念,顺其自然,老天自会保佑。」

以前,她会倔强的与她祖父顶嘴,唱反调,甚至是刻意的惹怒她祖父,可是某一日,她发现他的背也弯了,她便不再顶嘴了,他毕竟是有年纪的人了,若是自己将他气晕了、气死了,她母亲又得背负克死公公的罪名。

因此,她後来便都说些空话、佛话,高来高去,让老人家一拳打在棉花上,脾气大不起来。

不过,她向自己发誓,总有一天,她要她祖父承认她不比男孩差,要他承认当年不救她父亲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!



经过了一个月的长途跋涉,百来人的魏氏商团来到了大燕边界的夷罗,车队浩浩荡荡,其中有民工和护卫,还有一队十几人的镖师,震远镖局的总镖头卫进海亲自接下了这趟生意,其威名在外,也让商队安全了许多。

魏露梨会骑马,但她不想耗费自己的体力,因此一路都待在马车里,时不时研究能买卖的数量与闭目补眠,尽量养精蓄锐,维持好气色。

做为一个要与人谈判交易的商人,好气色会给人留下好的第一印象,有助於日後的往来。

魏露梨估量着应该快到了,此时夏淼的声音从车外传了过来,「大小姐,已经过了山梁,咱们要落脚的地方在眼前了。」

夏淼是她母亲的胞弟,她的亲舅舅,但在人前,他一律称她大小姐,而在姚州,只要提起大小姐,人人都知道是魏家的大姑娘魏露梨,没有第二个人了。

「大夥儿也累了,尽快安排休息。」魏露梨说道。

夷罗幅员辽阔,基本没有客栈可言,商队已经很有经验,民工们迅速搭起了足够的帐篷,也开始升火,自煮食物。

魏露梨下了马车,拢紧了斗篷,此时天色也快暗了,虽然时节相同,可边关地带可比姚州冷多了,处处皆是比人高的杂草和巨石。

她看着落霞,深吸了口气,这片刻的宁静有助她清醒脑子。

放眼望去,这里可比她想的热闹多了,不知道有多少商队在紮营,各方有心人士都齐聚一堂,各凭本事,看谁能拿下生意。

魏露梨是不喜欢等的人,也不想浪费片刻时间,她取了十来瓶万用膏,往砖石瓦屋的聚落走去,那里看起来像本地人的居所。

听闻在夷罗族,不管是谁的传家本领,做主的都是族长,族长就如同天神般的存在,只有得到族长的同意,他们才会把物品卖出去,不然给再多的金钱,他们也是不卖的。

一群孩子在草丛岩石边玩耍,她找了其中一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,给了他一包七彩饴糖,那男孩眼睛转了几下,瞬间亮了。

「给我吃吗?」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糖,看得眼都直了。

魏露梨笑着点了点头。「给你吃,你能带我去找族长吗?」

她喜欢用贿赂的方法,银货两讫,互不相欠,也不必迂回试探,拐弯抹角。

小男孩打了个响指。「好勒!」

小男孩高高兴兴的领着魏露梨到了族长苏力特家里,拉高了嗓门道:「族长大人,有位姑娘要找您!」说完他便高高兴兴的捧着七彩饴糖去向朋友炫耀了。

苏力特正在整理兽皮,他诧异的看着不请自来的魏露梨,同时他也敏锐的知道了对方的来意,心里颇为讶异她的大胆和主动,想和夷罗族做生意合作的人很多,但没有像她这麽直接上门的,还这麽明艳不可方物,倒叫他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「族长大人,我叫魏露梨,来自大齐姚州。」魏露梨先是自我介绍,跟着噙着浅笑拿出了一瓶万用膏。「这是我们大齐很好的药膏,是我们魏家药堂的秘方所制,请族长大人笑纳。」

相传夷罗族有许多中原失传的酿酒秘方与制作花露的技巧,这也是她来此的理由,为了争取独门生意,她可以说是煞费苦心。

苏力特眯了眯眼睛接过手,眼睛上下打量魏露梨,倒也没拒绝这麽明摆的巴结,他把玩着精致的小瓷瓶,无可不可的说道:「姚州我听过。」

对於他的打量,魏露梨倒是淡定,她不慌不忙的掏出了布包,里头有十来瓶万用膏,她笑盈盈的说道:「小小心意,希望您会喜欢。」

苏力特见她笑容可掬,还送了小礼物,却不置可否的说道:「每个人都想和我们做生意,但我们不可能跟每个人做生意。」

魏露梨也没否认她的目的,她眨了眨眼。「小女子初来乍到,还不懂这里的规矩,族长大人若能给个机会,必定以您提出的条件为优先。」

苏力特思索了一会儿,说道:「这样吧!晚上你来参加我们族人的竞猎,若是你能打中一只山鹿,我就听听看你要说什麽,若你不会骑射,那就不必谈了,没什麽好说的。」

魏露梨浅笑盈盈。「我刚好会骑射哩,族长大人,我的马术不错。」

苏力特本来想让她知难而退,颇为意外听她这麽说,他看了她一眼。「那晚上的竞猎就算你一份了。」

魏露梨告辞,出了门便敛起了明媚的笑容,不管用什麽手段,她都志在必得,一定要射中山鹿!

一个夷罗在地族人在门口全听见了,他出言相劝道:「姑娘,你放弃吧,我们林里的飞禽走兽都很敏捷,不是我们族人,你射不中的。」

魏露梨瞬间又堆起了笑容,她朝那人甜笑一记,很是无害的打趣道:「多谢您的忠告,但我就试试嘛!保不定我运气好,让我射中了呢!」

虽然她是女孩子,但她父亲教了她很多,包括骑射和狩猎,马车上带了自己惯用的弓箭,马也不成问题,车队里有的是马。

夏淼得知她要去参加竞猎,他深知她的性格,因此没有出言阻止,只转身去打点马匹,尽量找一匹体格强健且好控制的马。

魏露梨很感激这一点,她舅舅总是支持她要做的事,做她的後盾,此时她最不需要的是泼她冷水的人。

她抬眸望着天边稀疏的星子,呼吸显得有些急促,心中汹涌澎湃。

「爹,您在看着我吧!我一定会达成您的愿望,做大齐朝第一个和夷罗族谈成生意的人!」



夜黑风高,但萧绵不得不注意那名不停挥鞭子让马儿撒腿狂奔的女子。

她简直杀气腾腾、志在必得,虽然林里密集的树叶看不见一点光亮,但她双眸明亮到他无法视而不见,那张精致的小脸,全是杀气!

他知道这里的规矩,打中山鹿的人方有资格与族长谈生意,而今晚来竞猎的也都怀有目的,来自各国的商人都是为了与夷罗族做生意而来。

可是,有必要那麽拚命吗?她那不管不顾的架式,极有可能将自己的小命丢了。

若是为了谈成生意丢了性命也太不值得了,虽然夷罗的泉酒与花露都无可取代,但天下之大,有的是罕见商品,有必要用自己宝贵的性命去拚搏吗?

出了树林,进入草原之後,她越发不要命的狂奔,让他觉得她身下的马已经崩溃了,而失控的马摔死人的机率很高……

不出所料,正当他这麽想时,她被马摔了出去,电光石火之间,他迅速挥出了长鞭勾住她的腰,同时纵身一跃,接住了她下坠的身子。

魏露梨在萧绵怀里神魂一凛,惊魂未定的与他大眼瞪小眼,她的手心里全是汗,额角抽跳,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。

她已经追到山鹿了,却败在马不够强壮,若是她平日惯骑的马,肯定能助她一臂之力……

「你是想谈生意想疯了吗?」萧绵的眼里写着满满的不苟同。「知道你适才的举动有多危险吗?为了谈生意,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?」

魏露梨回神了,但她的防备心也起来了,她瞪视着萧绵,冷冰冰的说道:「我很感激阁下救了我,但阁下不认识我,如此评价有失公允,我并非拿自己性命开玩笑,我只是有必须要做的事。」

萧绵好笑的勾起了唇。「不就是谈生意吗?」

魏露梨顿时又恼又怒,气急败坏。

罢了,她没必要对个陌生人说明她势在必得的理由,况且他确实出手救她了,难不成她要跟他争辩其中的不同吗?

她抿着唇不语,眼里却是满满的执拗,像个小女孩在呕气似的。

萧绵突然之间心软了,她只是个女人,他又何必跟她计较?

他气息略沉,将她放了下来。「在这里等着!」

他说完便上马而去,矫健俐落。

魏露梨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,可她不等着也不行,因为她的马不见踪影,她不熟地形,不但走不回营地,就算她能走,走到怕也天亮了。

於是她在原地等着,可心头很是浮躁,看来她是谈不成生意了,她要被她祖父笑话了……

起风了,她冷到齿关直颤。

他真的会回来吗?还是在耍着她玩?她为什麽要乖乖听他的话?他只是个陌生人不是吗?

想到这里,她的手握成了拳。

然而一炷香过去,他回来了,不但追回了她的马,还带回了一头山鹿。

她瞪大眼眸看着那头山鹿,感觉到心跳隐隐加速,视线蓦然回到他身上,与他的深目相接。

夜色中,他一袭黑色布衫与黑色轻裘,黑发後束,高大结实,肩线又平又宽,浓密剑眉,脸庞峻厉,可以说是一张很「性格」的脸!

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评价他的相貌,但她就是莫名其妙地仔细看了,也评价了。

萧绵的唇微乎其微一勾。「这头鹿你带走吧!」

「你要把牠让给我?」魏露梨双眸眨也不眨的看着他,疑惑起来,「难道你不是来谈生意的?」

萧绵突然一笑,有几分邪痞的说道:「我没有你这麽迫切,我不是非跟夷罗族谈成生意不可,天下之大,可以谈生意的地方很多。」

魏露梨觉得他好像看轻了她,这种认定让她心头产生不快,她紧绷绷的启唇问道:「请问尊姓大名?」

萧绵老神在在的看着她,勾唇一笑。「萧绵,绵羊的绵,绵绵不绝的绵,换句话说,绵羊绵绵不绝。」

魏露梨莫名的面红耳热,敏感的想到他这是在调戏她吗?有人这麽自我介绍的吗?

萧绵意味深长的看着她。「你呢?你叫什麽名字?」

她颊面泛红,清了清嗓子,「小女子魏露梨,承情了,救我性命,又将猎物给我,我欠了你两份情。」

萧绵笑了笑,眼光带着抹沉思。「不知道两份情能换到什麽?」

魏露梨总觉得他的眼光难以招架,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,她经商的经验已经很丰富了,也算是阅人无数,在他面前怎麽像只待宰的羔羊,一直由他摆布,他让她等就等,他给她鹿她就收下,她不该承他的情才对……

不不,现在不是意气之争的时候,她的目的是谈成生意,过程有什麽重要,结果成功才是最重要的,让她祖父无话可说才是最重要的……

「竞猎的时辰快到了,你该走了。」萧绵出声提醒,同时间,他解下了轻裘披在她肩上,他的眼眸闪亮,笑了笑说道:「不知道这算不算第三份情?」

她应该是没来过大燕边关,以为这里五月的气候和中原一样,才会穿得如此单薄。

魏露梨神色一怔,但她没拒绝这第三份人情,因为她确实冷得要死,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她舍不得拒绝。

萧绵没有等她回答,也似乎并不在意她的答案,率先策马离去了。

魏露梨系好了轻裘,有些怔然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,鲜少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让她留下这麽深刻的印象,她必须承认,他是很有吸引力的男人,他的外表、他的举手投足、他对素昧平生的她施予的恩情,他救了她、把鹿让给了她、把保暖的轻裘给了她,他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……

慢着——

她的心思为什麽跑得这麽远?她过去曾思索一个男人这麽久吗?曾经对哪个男人产生过好奇之心吗?

没有,从来不曾有过。

魏露梨惊醒过来,命令自己不许再想,就当她运气好,遇见了一个「热心助人」的人,如此而已。

不久之後,她兴冲冲的带着猎物回到了草原的营地,这才发现,除了她之外,还有其他人也捕获到了山鹿。

换言之,有机会的人很多。

要命!事情果然没有那麽简单!要如何让族长只跟她一个人做生意,看来还有场硬仗要打!

竞猎结束之後,夷罗族人点了篝火,设了烤羊晚宴款待所有前来竞猎的商团,魏露梨看到几个人很积极的围着族长套关系,她的眉头深蹙了起来。

如果族长跟每个商团做生意,那麽她得到的货源势必变少,在市场上也不稀奇了,她要如何成为唯一?而且不是毛皮、乳酪那些普通东西的唯一,是泉酒与花露的唯一。

夏淼过来了,神色有些担忧。「马受了伤,出了什麽事吗?」

魏露梨不想夏淼担心,避重就轻道:「只是骑快了,我没事,这几日让那匹马好好休息。」

夏淼没再多言,他也看到了族长周旋在商团之间,他不乐观地说道:「看来你的目的没那麽容易达成。」

魏露梨苦笑。「我还以为整个猎场只有一头鹿,要说族长太狡猾了,还是我太天真了?没料想到他放了十多头鹿出来。」

「事缓则圆。」夏淼拍了拍她肩膀。「你也不要太气馁了,咱们还有时间,可以跟对方好好谈条件。」

「舅舅,你说会不会接下来要大家比跳火圈?」魏露梨苦中作乐的说道。

夏淼一本正经地道:「那你也一定跳得过,第二轮肯定有你一份。」

魏露梨忍俊不禁的笑了,她这个舅舅办事妥贴,还常常神来一笔,能让时时刻刻把自己逼得太紧绷的她放松下来。

蓦然间,她的笑容慢了下来,她看着走近族长的一名男子,他的身形挺拔,泰然自若又目中无人,其他人自动退了一步,变成他与族长单独对话。

魏露梨的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个画面——草原上,一只跟着一只的绵羊连绵不绝,似乎要连到天边去了,绵羊连绵不绝,看不到尽头……

夏淼突然出声道:「看到那个人了吗?他就是萧绵。」

魏露梨螓首倏地一抬。「舅舅识得他?」

夏淼奇怪的看了她一眼。「他就是『那个』萧绵。」

魏露梨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,等她反应过来,她倒抽了一口气,脸上出现了大吃一惊的神情。

原来他是「那个」萧绵!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【注册】

x
【温馨提示】 仅提供试阅分享,资讯到此结束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【注册】

本版积分规则

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|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

GMT+8, 2024-4-25 08:23 , Processed in 0.066131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